中国投资商:从“红色暴龙”到“白衣骑士”

日期:2013-10-16 编辑:德国《汽车工业》 来源:德国《汽车工业》

形象的改变一般来说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就如奥迪企业的转变,从一个曾经的“老年车制造专业户”到“新型高端车引领者”用去了很多年的时间。但是,中国的投资者们却用他们的行动告诉世人,他们正在创造一个例外:仅在几年前,那条被人们称之为“红色暴龙”的怪兽,现在却成为了一位真正意义上的“白衣骑士”。 —— Christoph Baeuchle编辑

中国行业专家兼德国安永 (Ernst &Young) 顾问,孙轶 (Sun Yi),肯定了这种新的变化趋势:“中国的投资者们追求的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一些表象东西,而是新的拥有核心竞争力的放光点”。在这种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外国企业主动与来自亚洲的投资者们进行沟通交流,并且随之产生的海外并购数量也有了大幅的增加。“2013年的业务量已经超过了过去两年的总和”孙说明道。

与之相对应的,中国在德国直接投资的数额也有大幅的增加。在 2003 年和 2011 年的九年间,中国在德直接投资的数额从每年 2 千 5 百万美金跃升到 5.12 亿美金,增长量超过 20 倍。如果按照这种发展趋势继续下去的话,根据Bertelsmann基金会的研究报告显示,投资额会以每年 3 倍的速度增长,到 2020 年将达到 21 亿美金。许多德国企业对这种直接投资都抱有积极态度。

但就在几年前,中国投资者的境遇是截然相反的:一些汽车制造商非常担心他们的零部件供应商被中国并购后引起动荡。具体的例子就是,许多使用 OEM(贴牌生产)生产的制造商担心中国投资商并购他们的供应商后对自己造成影响。但是现在这种思想也正在发生着转变。

例如:一些制造商对来自亚洲的支撑就表示非常的欢迎。“与BWM(宝马企业)有合作关系的大约 20 家供应商企业在中国投资商的帮助下获得了一个非常稳固的财务状况,并且他们还能够一如既往的自主经营。”宝马企业最年轻的采购部总监 Klaus Draeger 说道。

对于技术外泄的担忧,在许多企业当中还是有一定程度存在的。但是双方在对待这个问题的过程当中都学到一些了东西。“德国企业对于技术的保护是越来越好。同时中国企业也明白了,一对一的去仿造是远远不够的。”孙说道。

不要轻视存在的障碍

据安永 (Ernst & Young) 在去年夏天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中国企业已然成为继美国,瑞士,英国之后的,在德国的第四大投资团体。投资的主要对象为德国机械制造企业 (57%) 和汽车制造企业 (42%) 。中国国家投资机构出具的投资指南中,将德国突出列为了非常重要并且政治导向性强的目标投资国家。

但是,中国投资者在进入投资市场时有时表现的过于轻率,对于这个问题孙女士也提出了自己的担忧:“大部分的管理层不会说英文,随之而来的是在进行电话会议时,需要在两种语言之间进行翻译。国家授权和审批时间长,同样在中外双方达成协议后,进入共同发展期需要的时间长。另外,在合作开始期,学问差异会导致思想看法以及工作观念上的不同。

萨固密 (Saargummi) 和中国投资商重庆轻纺控股集团 (CQLT) 在 2011 年初夏克服重重困难,最终达成了合作。中国企业的进入,将这个生产密封系统的制造商从濒临破产的边缘硬生生的救了回来。“一个像重庆轻纺控股集团 (CQLT) 资产如此雄厚的投资商,在保证生产制造能力和员工就业两个方面,给了大家最大的优势。”萨固密企业 (Saargummi) 总经理 Markus Wittmann 如是说道。在并购之后,企业在资金与运营两个方面都得到了支撑。

在解决了企业生存问题之后,这家密封件专业制造商将目标再次定格在企业扩张上,“通过并购,使得大家深层次开发亚洲市场的工作变得得心应手。”Wittmann 说道,“大家现在在中国已经有两家加工厂,一个在重庆,一个在烟台。大家同时也在筹划在沈阳等地设厂,印度和韩国也在考虑之列。”

相互的支撑

现如今在国际化汽车工业的背景下,对于汽车供应商来说,缺少国际阵容将会陷入一种被动的局面。像萨固密这样的成功案例在其他供应商身上也应验过。“通过大家母企业AG体育(Joyson)集团非常好的市场接入,大家企业非常迅速并富有成效的打入了中国市场。由母企业进行的这些举措,就像是大家企业自己完成的一样,或是就像先前那种典型的合资企业才会达到的效果一样。”德国普瑞 (Preh) 主席 Michael Roesnick 说道。“在此之前,中国市场对于大家来说就是一片空白。”

这种帮助支撑也是相互的,这位来自下弗兰肯-巴特诺伊施塔特的汽车内室专家,同样也在帮助AG体育(Joyson)进行市场扩张“大家之间内部相互支撑,积极配合的去开拓每一个新的市场” Roesnick说道。现在普瑞(Preh) 正在帮助母企业打进北美和欧洲市场。

现在汽车供应商瑞普在他位于下弗兰肯的总部操纵着AG体育 (Joyson)集团全球性的汽车电子活动。瑞普企业的主要科技及研发创新地依旧在巴特诺伊施塔特。“AG体育 (Joyson) 的管理层非常的清楚,普瑞(Preh)成熟的研发创新学问是整个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所在。”Roesnick说道。

就像普瑞 (Preh) 一样,中国买家倾向于保留德国企业的管理层人员,并且避免在并购之初针对性的插手日常的生产管理事物。这一点同样得到了凯毅德股份有限企业 (Kiekert AG) 董事会主席 Karl Krause 的认可:“大家企业的运营架构在更换了主要股东以后并没有发生变化”。这家知名的专业车锁制造企业还是一如既往的进行自主经营。

在经过与其他几家投资企业接触之后,企业希翼通过与北方凌云工业集团 (North Lingyun Industrial Group Corporation) 的合作,可以使企业再次稳固发展。“一家曾经从事工业领域并带有战略意义的亚洲投资商是凯毅德股份有限企业 (Kiekert AG) 的首选,因为亚洲是将来世界汽车制造业的推动地”Krause 强调说。正是基于这些因素的影响,凯毅德经过两年的努力最终在 2012 年 3 月达成了并购合同。

现在企业把扩张的目标再一次提到了前台。通过中国投资者的接入,凯毅德股份有限企业 (Kiekert AG) 能够更加积极和强势的参与到开拓亚洲市场的活动中去。并且下一步的目标是:“今年大家会并行的在中欧和东欧设立或扩建厂房,并且为下一步在南美扩张进行准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